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ongboyaoji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版主小说网【hongboyaoji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诡异入侵》最新章节。

听起来,这件事简直再简单不过。

而且站在老洪的角度,送这样一件珍品古玩去拍领导马屁,绝对是力度极大的马屁,怎么看获利者还是老洪。

就这对方还送他淬体药液,原石还有延寿灵液!

上哪去找这种好事去?

这完全是两头赚的天大好事。

也难怪江跃怀疑这里头有诈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,只怕都要犯嘀咕。

陈银杏并不催促他,显然也知道这件事需要时间来消化,她在等对方做最后的决定。

“物件在哪?我可不可以先过过目?”

陈银杏妙目流盼,望着江跃,笑嘻嘻道:“老洪,你总算说到正点子上了。早就该这样了嘛。”

江跃故意板着脸道:“我只是先过过目,可没答应一定帮你办。”

“话别说得太早,老洪,说白了,就是借你的手送一件东西给沧海大佬,对你有百利无一害。等着我,我去取。”

不多会儿,陈银杏便携带香风快速返回,手里头扛着一只精致的盒子。

盒子打开,里头确实躺着一只瓶子。

盒子里头有固定,显然是防止瓶子出现摔伤碰撞,还用一层绸缎包着。

绸缎揭开,露出一只天青色长口瓶。

江跃对古玩几乎谈不上了解,但有些好东西天生便自带一种气质,哪怕是外行的人瞜一眼,也能产生一种强烈的直觉,感觉这是好东西。

“老洪,看得懂么?”

“真正的官窑,这要是阳光时代拿去拍卖,轻松可以突破九位数。这个窑存世的物件也就那么几十件,像这么大器型,这么好的品相,完全可以秒杀之前出现在拍卖会上的那些同一个官窑的小物件。”

“你跟我说不着这些。”江跃摇了摇头,抚摸着下巴,打量着这个物件,语气复杂道,“这东西,的确是好物件,不过,我怎么看着缺点什么?”

“缺什么?”陈银杏笑道,“老洪你可别不懂装懂。”

“人气,这好东西缺人气,反而有股子土腥味,银杏,你该不会是刚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吧?”

陈银杏有些吃惊地瞥了他一眼,随即没好气道:“这个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了。阳光时代都禁绝不了的事,现在谁还在意这个。存世的物件,经历的收藏人多了,总会有些磕磕碰碰,完整的物件,得往地下去找。”

江跃摇头无语,他倒无意做什么道德谴责。

“东西你也看了,怎么样,能不能拿主意?”

江跃将盒子盖上:“我要看的不仅仅是这个物件啊。”

陈银杏一怔,随即就明白过来,妩媚一笑,横了江跃一眼:“我就知道你老洪是聪明人,关键时刻拎得清。酬劳嘛,自然少不了你的。”

说着,陈银杏从身后拉过一只箱子。

箱子打开,里头便是陈银杏之前承诺的报酬。

主要是一万毫升淬体药液比较占地方,三颗原石占地不大,至于延寿灵液,只是小小的一支,看上去都不会超过十毫升。

“这就是延寿灵液?”

“不错,这就是延寿灵液,别看这小小一支,至少够用三次。等你七老八十拔不动枪的时候,这玩意的珍贵就体现出来了。当然,你要是现在想用也可以,但是效果只怕没那么好,顶多让你恢复到三十岁的样子,很难让你恢复到二十岁最巅峰的状态。”

老洪四十好几奔五的人,恢复到三十岁绝对是巨大的诱惑。

陈银杏大概也吃准了这一点:“老洪,阳光时代,人人都说金钱不是万能的,金钱买得到富贵,买不到生命。现在不一样,只要你有足够的财富,你可以购买到生命。但是,这绝对是天价。就这小小一支,你要是放到黑市里去,我担保会被抢疯。”

如果真有这么好的效果,被疯抢倒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世人都说金钱美女最吸引人,那只是建立在常态的基础上,要说真正吸引人的,无疑是寿命。

正因为阳光时代这是不可逆的事情,所以人们讨论最有吸引力的东西,很少会把这个放入讨论。

相比于延寿,金钱美女的诱惑,压根没法比。

“老洪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不就是担心我在这些东西上做了手脚,你不敢用嘛。没关系,你可以送到黑市去鉴定,甚至可以送到黑市去交易。如果有问题,黑市的专家自然可以看出来。”

陈银杏倒是考虑得十分周到,连送到黑市鉴定这种细节都帮老洪考虑到了。

江跃笑了笑:“这么大的好处,就只送一只瓶子给沧海大佬?这件事未免也太容易了吧?你们完全有别的办法可以做到。”

“我们当然可以找其他人,但是,其他人我不放心,我也担心其他人会举报我,给我做局,你老洪已经证明过,你对我没有太大恶意。是个值得信赖的交易伙伴。”

“难道不能通过别的途径么?”

“所有的途径,我们都琢磨过,不能说没有希望,但里头总有些风险,万一有人私吞怎么办?万一东西损坏了怎么办?我们找到你,出如此重金,要确保的只有一点,绝不能出岔子,必须完完整整送到沧海大佬手中。”

要这么说,勉强倒也说得过去。以老洪最近立功的表现,在沧海大佬面前也算是露了脸的,送这个东西过去,至少得有八成以上的把握。

以那个组织的严密性,一般人还真送不进去这个瓶子。

毕竟,五星大佬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着的。

“老洪,你平时也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人,怎么着,就不能给个痛快话?”

江跃仿佛下定了极大的决心,一点头:“好,我就冒险给你送一次,不过我这个人办事的风格你是知道的。”

“先拿酬金呗,你现在就可以带走。”

“这么爽快?”

陈银杏淡淡道:“你要是爽快把事办妥,那些东西你就放放心心收下。可你要是没把事情办妥,这些东西你可吞不下。即便现在带走了,到时候可能要翻倍返回来。”

“我没那收钱不办事的习惯。”

“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陈银杏魅惑一笑,“老洪,我等你好消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跃倒也干脆,将盒子和箱子打包一处,掉头就走。

“老洪,期待你用那灵液,恢复三十岁,到时候你要是瞧不上你家黄脸婆,可以考虑考虑我。”

临走陈银杏还不忘故意逗一逗。

江跃嘿嘿一笑:“我真恢复到三十岁,银杏你也未免有点老了,男人的爱好一向专一,我们只喜欢年轻漂亮的。”

“滚!”陈银杏翻了个白眼,便是佯怒,也似有风情万种。

也就是江跃,要真是老洪本尊,江跃可不觉得能抵挡住这个女人的魅惑。

“陈银杏,别忘了我的警告,汪丽雅,你惹不得。”

江跃走到门口,慵懒地摆了摆手,提醒了一句。

……

离开酒店,江跃很快便来到了粮食交易站,将箱子盒子都放入柜子当中藏好了。

现如今汪丽雅提拔到另一个交易站当负责人,这个交易站现在又归了汪丽雅的哥哥汪乐远主持。

汪乐远明显又找到了当初那股子干劲,虽然这个过程中,汪乐远对老洪的种种不公举动,多少有些不悦,可他还真不敢表现出来。

三星级就是三星级,在四星级的骨干跟前,还真没有抱怨的余地。

只要老洪不高兴,一句话分分钟就可以换人,下面等着上位的人可别太多。

因此,汪乐远的殷勤非但不减,反而更增,鞍前马后极为周到。

“小汪啊,这些日子你做的这些,我都看在眼里。我知道,汪丽雅的事,可能让你有些芥蒂,不过你也别嫉妒,她有她的长处,有些优势是老天爷赏饭吃,咱们嫉妒不来。说不定过不了多久,她能爬到我头上去。”

“洪总,您这么说可折煞她了,她再怎么能折腾,也不能爬您头上去啊。”

“世事难料,组织现在对新人的扶持力度极大,而且说句不好听的,哪怕是四星级的骨干,更迭其实也快。像我这种长期不倒的,底下不知道多少人恨我,觉得我挡了道,影响到下面的人上进。”

汪乐远脸色一变,连忙解释道:“不敢不敢,洪总您这话可真是言重了。没有您这样稳重的人把关,我们这些后辈还远远不够,压不住阵脚的。还得您来把舵。在您手底下干事,我们心里踏实。”

这小子至少态度上是没问题的,至于这话能有几分可信度,那就另说了,但至少态度没问题。

江跃拿起汪乐远拿过来的资料,随意翻阅起来。

交易站的运行一切如常,不过相比于汪丽雅在的那些天,交易额多少是有些下降的。

这一点汪乐远也心知肚明,在报表上也想尽力掩饰这一点,但实打实的数据又做不了假。

所以,汪乐远此刻心里多少有些忐忑,生怕洪总责怪。

江跃自然看出了这个问题,倒也没有点破,扫了一遍后,往桌上一放:“小汪,这几天,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?”

本来已经准备听训斥的汪乐远,听了这话,着实一愣。

“洪总,我每天主要精力都在交易上,您说的异常情况是指?”

“随便问问,你先去忙吧。”江跃也就那么随口一问。

汪乐远离开后,江跃靠坐在椅子上,双脚搁在桌面上,抚摸着下巴,思考着到底如何才能将东西送到沧海大佬手中。

陈银杏送这只瓶子,肯定是不怀好意的。

这瓶子多半有点诡异。

江跃虽然没有去深究这只瓶子,可通过他超人一等的洞察力,他完全可以看出,这只瓶子出土的时间不会太长。

东西是古的东西,但出坑的时间却极短。

陈银杏早就背叛了组织,显然不可能对沧海大佬还有什么旧情。

这玩意送给沧海大佬,只怕就是个坑。

“管他是不是坑,只要坑的不是我,那便不是问题。我正愁找不到缺口对付沧海大佬,说不定这只瓶子是个契机?”

当然,以老洪的身份,也不是想见沧海大佬就能见着的。

得先通过波爷才行。

波爷是沧海大佬的助手,不通过波爷,哪怕是老洪这个大红人,也见不着沧海大佬。

岳先生殒命,这个组织四个五星大佬等于缺了一个角,应该很快就会被发觉。

必须在被发觉之前,见着沧海大佬。

这人还真是经不起惦记,江跃刚琢磨着这个事,波爷竟然就来了。

“老洪,你提拔的那个汪丽雅是怎么回事?怎么在她的工作点找不着她人?这是严重的不守纪律。是不是你把她叫过来了?”

波爷一见面,就一顿吐槽,找的不是老洪,而是汪丽雅。

看来汪丽雅这些日子没少发力,短短时间内,居然已经发展到让波爷亲自找她了?

“波爷,汪丽雅好像是有点私事,她跟我提过一嘴,本来我打算这边看完报表就去她那个点看一看,帮她照应一下的。波爷找她有急事?”

“急不急事,那也得坚守岗位才行啊。是沧海大佬要见她。”

“我现在就去找她,波爷,给我两个小时,我一定找着她。”

波爷明显不悦:“老洪,快去。这个事下不为例!我在这等,你越快越好。”

江跃万万想不到,自己刚返回,又要去见陈银杏。

好在陈银杏并没有离开,见着他去而复返,陈银杏也大感吃惊。

“现在马上,放了陈银杏。”江跃语气霸道。

“老洪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答应你的事,肯定会做到,但你也太心急了吧?难不成真是你私生女?”

“别废话,想把东西送到沧海大佬手中,现在就放人。我今天就能把东西给你送过去。要是错过今天这个好机会,回头可真未必送得过去。”

“老洪,你别危言耸听,别忘了我也是组织出来的,组织怎么运作,我也很清楚。”

“没工夫跟你废话,波爷亲自发话了,今天不带汪丽雅去见沧海大佬,我就得滚蛋。我真要滚蛋了,你指望谁给你送过去?”

“这么严重?沧海大佬难道真被汪丽雅给勾住了?老洪啊,难怪你一直不肯吃汪丽雅,原来根子在沧海大佬那里,这是要把完璧留给沧海大佬?你这马屁拍得够卖力。”

“波爷就在那等着,你放不放人?”江跃步步紧逼。

第一版主小说网【hongboyaoji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诡异入侵》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