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ongboyaoji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版主小说网【hongboyaoji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那么穆亦漾》最新章节。

只要不是那个双眼发电的美女就成,大炮皮笑肉不笑地瞪了穆亦漾一眼,双手一拱,冲着那群彪然大汉:“哥们,兄弟叫大炮。”

紧随其后的杨宗也自我介绍:“各位老少爷们,兄弟是阿宗。”

金家爷们笑着问候之后,用两人听不懂的话和穆亦漾说了两句,很快就离开。大炮悄声问:“你猜,他们和小祖宗说的什么?”

“还用猜嘛,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。看小妹两眼发光,肯定是约她吃饭。”

果不其然,话音刚落,两人听到穆亦漾清脆的声音:“晚上我们在林场和金家人吃饭,大炮,提前说好了,今晚你可不能沾酒,要不然咱就没人开车啦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大炮没来由地打个冷库,鸡皮疙瘩爬上手臂:“小祖宗,你说和谁吃饭?”

不怀好意的穆亦漾驱马来到大炮和杨宗坐的摩托车旁边,俯下身子,玩味地说:“布耶楚克的金家,你说,今晚不知道她来不来。”

以布耶楚克恨不得把大炮吃到肚子里的眼神,得知有机会和帅哥相聚一堂,她怎么可能不来。说不定,正是因为她的通风报信,金家人才特意在这里堵人约饭。

美女长得够美,只是主动性过于强烈,让人招架不住。想到美女对自己的热情,再想想刚刚那一堆金家爷们的身板。若是他们看到自家妹子用热脸去贴陌生小白脸的冷屁股,不知会不会当场把他痛殴一顿再扔到深山老林里。

此时的杨宗伸出爪子,毫无兄弟情地提醒:“大炮,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今晚我看你暂且出卖色相,假假地也要应付一下金家美女。”

脸皮麻木的大炮瞥了杨宗一眼:“宗哥,撩妹方面,您是大前辈。小祖宗,我觉得,陪美女吃饭聊天的任务,宗哥才是最佳人选。”

“我赞成。”

“小屁孩,凑什么热闹。赞成什么赞成,我反对。”杨宗两眼一翻,照着穆亦漾的脑袋一马掌拍下来,“小没良心的,危难时刻推你哥出来送死,我白疼你一场。”

听着三人说个不停,朗世忍不住插嘴:“放心吧,今天晚上布耶楚克不会来。”

“真的?”

天大的好消息,大炮两眼迸出的炙热光芒令朗世觉得有点过于夸张:“千真万确,晚上她另有安排。”

闻言,大炮心里的大石头才放到地上。其实他对布耶楚克没什么意见,只是,最难消受美人恩。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举动令人家产生误会或不切实际的念头之类。

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个成语,叫乐极生悲。晚上的时候,走进包厢里,看到坐在里面的正翘首以盼的美女,大炮仿佛看到头顶上有一只乌鸦飞在。

朗世那个大骗子,他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布耶楚克不会来,那坐在这里的人是谁,布耶楚克的孪生妹妹?他呆在现场,若不是身后有杨宗推他一把,估计他会杵在门口当门神。

看到客人来了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了起来,对着穆亦漾微微颔首。穆亦漾心里有点诧异,没想到会有长辈出席这个饭局。不用说,这些老人,应该是姥姥一家在弱水的本家亲戚。

杨宗和大炮两人对视一眼,他们心里涌起一阵微弱的无力感。又来了,这些人又在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来沟通,完全把他们排除在外。至于那个能说能听的自己人,也自动把他两人屏闭在外。

吃饭的时候,穆亦漾被安排在老爷爷的身边,杨宗被一堆年轻人包围站,大炮则是理所当然地坐在布耶楚克的身边。明晃晃的安排,不用说也知道是布耶楚克的意思。

感觉自己像被架到火炉上烤一样,大炮有点坐立不安。他越是躲闪,布耶楚克越是靠近,就差整个人挂他身上。幸好她还有点自控力,没把自己当成考拉。

布耶楚克对大炮的好感,在场的人都不是瞎子。令大炮不明白的是,她的家人竟然没有一个人阻止,反而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。我的个乖乖,我什么时候成为一个金饽饽了自己都不知道。

“大炮,听说你要开车,不能喝酒,来,喝碗汤。这汤熬了好久,味道既香又醇。”

汤不是酒,用“醇”字来形容它,合适吗?大炮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瓷碗,头痛不已。大姐,我不是刚从沙漠里出来,用不得喝这么多水。你有没有考虑过,一口气喝下这海碗的汤水,对一个成人的胃来说,是一个小小的挑战。

他赶紧接过海碗,推脱不过随意呷了一口:“味道真好。”

好在哪里,他说不出来,不过,味道确实不错。听得出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味道,不是在敷衍,布耶楚克的笑容更加艳丽,用手夹了一块肉放进他碗里:“这是我们本地的招呼菜,锅包肉。”

一桌子的菜全是肉,奇怪,平时跟着小祖宗混吃混喝,桌上至少有一两道蔬菜,为何今天晚上没有。大炮慢慢地嚼着嘴里酸甜的肉,忙不迭地点头表示好吃。

桌子的主位上,金家老爷子金布泰正在和穆亦漾碰杯,他和蔼地说:“我昨儿听宁爷说,你要回来看看。要我说,你太见外,把自己当外人。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也不回家里住,跑到外面窝着不说,连招呼一声都不打。”

昨天上午他接到京城宁爷的电话,知道当年离京的小主子后代回老家转悠,当时他就想把人接到家住。可是宁爷说了,孩子不想兴师动众,加上逗留的时间不长,只是随意转转,让他随意就好,不用搞得太隆重。

因为宁爷的吩咐,金布泰只能作罢。晚上的时候还接到远亲金斌的电话,说孩子如何有趣,当时他真的恨不能亲眼见上孩子一面。没想到,今天中午孙女竟然见到真人不说,孙子们竟然还能约到孩子吃饭。于是,金布泰再也坐不住,说什么也要来见上孩子一见。

百闻不如一见,孩子除了长得像一朵花儿似的,身上的气质,是用多少钱都堆不出来的。此外,他还惊奇地发现,孩子的腔调特别有祖传的味道,一听就是自己人。

穆亦漾笑着解释;“这次也只是顺路过来,待的时间也不长。过段时间到了秋狝,那个时间我们一家人回来玩。到时您千万别嫌我们人多吵闹,还请您多担待。”

今年的秋狝,她们三姐妹是肯定回来的,大姐和二姐还说要抱着孩子们来。

得知这一消息,金布泰高兴地连声说着:“那感情好,咱先约定,到时得回家住,别搁外头酒店宾馆之类的。咱们一家人,别做那起子两家人的事。”

热情的主人家邀请,穆亦漾敢不再客气:“好咧,听您安排。”

桌子上大家说得热闹非凡,评心而论,真正高兴的,只有穆亦漾一人。杨宗忙着应付那群把烈酒当白开水喝的爷们,大炮急着躲闪热情奔放的布耶楚克。

吃饱喝足之后,在金家人热情欢送之下,滴酒不沾的大炮开着吉普车如逃命假的消失在众人眼前。酒店二楼转角一个窗口,曹老太爷望着楼下一群人的身影,脸上有着疑惑和不解。

“爷爷,您在看什么?”

老太爷专注的目光,令大曹哥好奇,莫非老人家又看到老熟人不成。

侧过身子,曹太爷指了指窗外:“太昊,楼下的人,你应该也认识。”

凑到窗边,载着眼睛的大曹哥一看:“咦,这家人怎么在这里。”

“他们刚才送囡囡离开。”

补充完这句,曹太爷问起君施:“施子,囡囡和东北的人有联系?”

坐在曹太爷对面的君施摇了摇头:“没从听说。她的关系网,有且仅限于海门。”

据他们的调查,鬼见愁的资料再简单不过,生在海门,长在海门,一张A4纸就能交代清楚她的个人经历。谁想到,她出趟门见个人,却给人一种老交情的错觉。若说那叫自来熟的社交风格,与她那略显认生的风评出入太大。

沉默的曹太爷不再说话,之前一直安静地喝菜喝酒的曹之敏反倒发表个人意见:“太爷爷,我早就说过,那丫头邪门得很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否则,我也不至于每每被绊她脚下。”

无奈地瞪了小儿子一眼,大曹哥的大脑飞快地过滤着穆亦漾的信息,半响之后,他才缓缓地说:“爷爷,兰妹的养父母,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。”

会说少数民族的语言,并不代表着什么。主要是,和穆亦漾接触的那些人,既不是穆家的关系,更不会是尤家的关系,那么只能是兰美人的养父母。根据他们得到的信息,只知道人家姓权,让人觉得可笑的是,身份证上的地址之类的,赫然写着海门市芙蓉镇。

那对严厉神秘的夫妻,没人知道他们的真正底细。如果不是前段时间,他听下面的人说,何政委等人对小丫头有种莫名的关切感,他打死也不会想到权家人有可能来自京城。

尤其是经过北林一事,据巴彦事后透露,北林的人,竟然把小丫头当成他们的族人。如果兰妹的养父母真是遗老那脉,那么,他们的人脉,一旦被小二运用,对自己而言,不是一件好事。

知孙莫若爷,大曹哥心中所想的,曹太爷约摸猜个七八分。他伸手示意大曹哥坐下来,慢悠悠地说:“兰兰的养父母是谁,当年我二弟也查不出来,来历不明。不过,能让将军都放心的人家,不是坏人。我知道你心里在担心什么。可是,我还得说两句。你用不着担心小二能借她的势,那孩子不是圈里人,她不会涉足圈里的事情。所以,之敏,我再三交代你们,千万不要把孩子拖到你们的混水当中。”

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,鬼见愁和我之间见面都恨不得捅对方刀子,此时装路过的陌生人,恐怕有点晚。曹之敏有点不好意思,耸拉着脑袋:“太爷爷,我知道了。您放心,答应您老人家的事情,我一定会做到。不过,丑话我先说前头,我不主动惹她,若是她来找我麻烦,那倒另当回事,我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。”

小子,就你贫嘴,大曹哥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地说:“儿子,等你哪天能打过她,再说这话也不迟。”

说到这里曹之敏觉得肉痛,没办法,谁让臭丫头比他能打。力不如人,硬碰硬时,他只有吃亏的份。他悻悻地说:“好男不和女斗。”

斗,你真斗得过她,我一定会乐明正大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笑出来。大曹哥给曹太爷续上一杯酒:“爷爷,您凭什么觉得囡囡不会站在小二这边。她家里的房子在京城又多又大,可是自从她入京之后,一直住小二家里。她家里和小二一家的关系深厚,她心里偏向小二,这点可以理解。”

孩子一个人在外边,父母不放心她一个居住,因此住在亲戚朋友家里,有长辈照料着,家里人才放心。曹太爷觉得大曹哥有时看问题,有点偏离最原始的表面:“之敏结婚的时候,为何你不放他和飞飞单独过,而是把夫妻俩留在家里。这不一样的道理嘛。”

怎么会一样,之敏是我的亲儿子,囡囡不过是小二他爹的结拜兄弟的外孙女,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和世交家的交情,哪能相同并论。曹之敏也是这么想的,他抢着插嘴:“太爷爷,我们是一家人,住一起天经地义。小二叔和小丫头又不是一家人,住一起算什么。依我说,想来人人都稀罕鸿苑,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能进入鸿苑,求之不得的机会,谁会拒绝。”

这么想来,原以为小丫头是个有风骨之人,没想到,不过俗人一个。然而,大曹哥却望着君施:“施子,你的想法呢?”

看事情比较全面且有自己独特见解的君施与曹之敏的意见不同:“我觉得小丫头是那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懒人。”

言下之意,她不惹你,你别犯她,大家相安无事。

不错,孙子身边的这人还算有点眼光。曹太爷满意地点头:“阿源回海门之前和我说过,穆家人不是好事之徒,只是惹事的本领天下无敌。俗话说的好,冤家宜结不宜解,过去的事情就过去,主要是日后得以和为贵。”

以和为贵,这些粉饰太平的话,用来骗小孩子都没见得小朋友会相信。曹之敏心里冷笑着,可是看到太爷爷睿锐的眼光向他打来,他冷不丁地打个激灵,乖巧地附和着:“我发誓,日后见了她把她当空气。不过,太爷爷,话说回来,您不觉得奇怪?昨天和今天,不管到哪里,咱们出门就碰到她,若说这是巧合,我不相信。”

金罗的金家,是东北一带最为响亮的人家;弱水的金家,是当地的龙头老大。这两个金家严格说来,五百年前还是同一个老祖宗出来的。小丫头连续两天,见完这个金家见那个金家,这点不由得令大曹哥多想。

他略一沉吟,吩咐着:“施子,改日问问巴彦,看他知不知道囡囡的具体情况。”

“这点他真不知道。”君施早就问过巴彦,巴彦本人也很是疑惑,凭什么一个外来人,竟然比身为土生土长的他还要受到族人的信任,“他说,也许只有族里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,或者知道小丫头真正的底细。我想,小丫头的长辈,或许真的来自北林。”

若是那样的话不足为惧,北林里的人没有人真正在圈子里做事,真正要忌惮的是,是东北这一带。东北对于曹家来说,无异于大本营。大曹哥不允许别人在他的后院里玩火,而他自己却对此事一无所知。

且说那头,吃饱喝足的穆亦漾靠着杨宗的胸膛呼呼大睡,杨宗轻轻环着她,与大炮说着同样的事情:“刚才你发现没有,曹家也在林场里吃饭。”

“我是开车的时候,从后视镜里看到曹太爷的影子。”大炮轻声说着,嘴角扬起一道弧线,“和传闻相差无几,曹之敏真被曹太爷拘在山林里。荒山野岭的,老太爷也狠得下心,就是不知,他的这番苦心,有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。但愿曹之敏不辜负老爷子的用心良苦。”

那个公子哥,从小到大,锦衣玉食不在话下,基本是淘太蜜罐里长大。难为他这些日子过着粗茶淡饭的苦行僧的清修生活。是的,粗茶淡饭,杨宗相信,以曹老太爷的行事风格,他真的不会让曹之敏在山中修行的时候能吃上一块肉。别说肥肉,瘦肉都看不到。

想到这里,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睡成死猪的穆亦漾,同情心有点偏向曹之敏:“小妹顿顿美味珍馐,之敏却萝卜青菜。两个臭屁孩,一个生活在天堂,一个生活在地狱。不过,也只有我家小妹天生就是被人宠被人疼的命。”

第一版主小说网【hongboyaoji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那么穆亦漾》最新章节。